俄罗斯与西方:普京的甜蜜复仇时刻

俄罗斯与西方:普京的甜蜜复仇时刻
拉赫曼:俄罗斯总统的国际观建立在这样一种观念之上:西方几十年成心削弱和侮辱俄罗斯。现在正是复仇的时分。 自赫尔辛基特普会以来,华盛顿外交政策的体系内人士心境杂乱,交织着难以置信、恐 拉赫曼:俄罗斯总统的国际观建立在这样一种观念之上:西方几十年成心削弱和侮辱俄罗斯。现在正是复仇的时分。自赫尔辛基“特普会”以来,华盛顿外交政策的体系内人士心境杂乱,交织着难以置信、惊骇和愤恨。但这些心情中最激烈的是一种深深的耻辱感:美国总统在国际舞台上侮辱自己,而俄罗斯总统在旁边看着,脸上显露乐祸幸灾的笑脸。对弗拉基米尔•普京(Vladimir Putin)而言,给美国带来此种尴尬必定令他非常满意。这位俄罗斯总统的国际观建立在这样一种观念之上,即西方几十年来一向在成心削弱和侮辱俄罗斯。在普京看来,现在是复仇的时分。现在拜访莫斯科就像走进一个缀满镜子的大厅,置身其中,俄罗斯的每一次侵犯行为都反射回来,成了对所谓西方侵犯的必要回应。在美英两国,俄罗斯被视为一个动辄诉诸暴力的国家,它吞并了克里米亚,并在乌克兰东部发动了一场不宣而战的军事冲突。俄罗斯方面的回应是,西方盟国在伊拉克和利比亚施行了更大规划的侵犯举动,并经过将北约(Nato)扩张至其边境直接要挟到了俄罗斯。在莫斯科,吞并克里米亚被描绘为一种防护之举,部分意图是保证俄海军坐落塞瓦斯托波尔(Sevastopol)的基地永久不会停靠北约军舰。怎样解说对俄罗斯扰乱美国民主准则的指控?普京式回应(假如不是例常的否定的话)是,美国长时间企图推翻俄罗斯的政治准则。普京对希拉里•克林顿(Hillary Clinton)揭露支撑2011至2012年莫斯科迸发的反普京反对活动一向耿耿于怀,这或许唆使了他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极力阻击这位民主党总统提名人。从伦敦或华盛顿的视角看,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当地之一,是它在国际各地(从乌克兰到英国)诉诸暴力,然后有组织地编造谎话。很难与俄罗斯官方评论这些战术,由于他们永久不会供认自己在说谎。但从言外之意能够领悟到,普京的辩护者有两大理由:首要,西方也说谎;第二,俄罗斯遭到了攻击,而诈骗和谎话是必要的防护机制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俄罗斯对国际业务的官方态度一方面自私得毫无底线,另一方面又非常诚心。俄罗斯政府的责任便是分布关于其自身行为甚至整个国际的谎话。但它诚心实意地以为,传达这些谎话是有正当理由的,由于它们是一场抗击西方不诚实行为和侵犯的全面战争的一部分。俄官员的个人行为也搀杂了相同的自私和真挚。对普京及其中心小圈子的一个观点是,他们的动机彻底是利欲熏心。正如一位俄罗斯朋友对我解说的:“仅有真实让他们烦恼的是你站在了他们与取款机之间。”但是,尽管腐败在俄罗斯根深柢固,但这并不意味着普京和他的参谋们不是真实的民族主义者。其结果是,俄罗斯和西方可能在调查相同的一连串事情,但看到的却是不同的状况。最近在俄罗斯一家酒吧观看英格兰对阵哥伦比亚的国际杯足球赛时,我忽然想到了这一点。当英格兰取得点球、而多名哥伦比亚球员遭到正告时,这好像让我愈加坚信英格兰的对手是一支粗犷的球队,他们遭到了应得的赏罚。但在坐在我周围的哥伦比亚球迷看来,相同的事情证明了这场竞赛遭到了操作,裁判对他们有成见。相同道理,我的观点是,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暴力干与,击落一架民航客机,然后又在英国投毒,因而天经地义地遭到经济制裁。俄罗斯人看到了相同的事情,但他们的结论是,经济制裁进一步证明了西方对俄罗斯根深柢固的敌视。(这根本不该被判罚点球,裁判偏袒一方!)供认存在这些不同观点,并不意味着无法地承受彻底相对主义。普京及其追随者将俄罗斯自1991年以来遭受的一切挫折都归咎于西方的诡计是不对的。暗斗完毕后参加北约的国家是出于它们的自愿挑选,而原因是近代史让它们对俄罗斯抱有深深的惊骇。2011至2012年走上莫斯科街头的示威者并非美国的傀儡。他们是一群抱有逼真不满的真实的俄罗斯人。相同,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呈现的经济和政治紊乱,并不是普京主义者所谓的“西方强加给俄罗斯的”,而是源于苏联准则的溃散以及之后俄罗斯政府的失误。但现在,1989年曾沐浴在成功高兴中的美式民主准则自身深陷窘境。与此同时,俄罗斯再次被一位美国总统视为位置适当的超级大国。对普京而言,这是一个甜美的复仇时间。对美国自由派人士来说,这应该是一个反思的理由。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所走的大部分岔路,都源于其未能应对国内问题,却喜爱把本国一切费事都归咎于西方。现在,对美国自由派人士而言很有诱惑力的是,把他们自己的“唐纳德•特朗普噩梦”归咎于俄罗斯。但不管关于俄罗斯仍是关于美国,真实的问题都源于国内。译者/申凯